有匪君子

翩翩浊世佳公子,渺渺众生一仙人。

【秦时明月.凌良】十题

完全不知道在写什么系列x

3.反差

所有见过凌虚剑灵的人,都对他有这样的评价:性情淡漠,不苟言笑,带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然而张良表示:我们认识的凌虚真的是一个人吗?

此时此刻,那个传说中“性情淡漠”的凌虚正死皮赖脸地占着他的床铺,说什么都要和张良一起睡。

“咳,我不是为了能贴身保护你嘛。”

张良无奈的摇了摇头。

罢了罢了,便依他这一次好了。

张良躺上床铺,帮凌虚掖好被角。

“睡吧。”

张良不认识其他人口中的那个人,因为,这才是他的凌虚。

4.誓约

秦王政十七年,秦军攻占韩国都城新郑,俘虏汉王安,韩国灭。

昔日繁华的新郑,已被大火吞没。空气中弥漫着焦糊的气味,人们的哭喊声不绝于耳。滚滚浓烟遮蔽了天空,连太阳也不忍见此惨状,缩进了云层里。

“大父……大父……”

张良跪在祖父的遗体前,泪珠从他的脸颊上滚落。

他的双亲在他年幼时去世,韩非出使秦国,客死他乡,如今竟连他的祖父也离他而去,亲情,友情,他都没有了。

他一无所有,除了这条命。

张良就这么跪着,没有注意到渐渐蔓延过来的火势,又或者,他注意到了,只不过他不想逃。

“小鬼,你想死吗!”

张良抬起头,一个白发少年映入眼中。

“凌虚……”

凌虚不由分说便将张良拽起来,力道大的让他无法反抗。

“不,别拉着我……我不走!”

“张良!”

张良身体一颤,他第一次听见凌虚喊自己的名字。他看着凌虚的眼睛,那双眼睛里有愤怒,有失望。当他以为凌虚要开口训斥他时,他却把自己拉进了他的怀里。

“亲人逝世,国破家亡,你的痛苦我理解。但是,小鬼,你要记住,只有活着,才不会辜负他们的期望。”

“从今往后,你心之所向,便是我剑之所指。纵使是天涯海角,也必生死相随。”

凌虚的话坚定有力,字字敲进了张良的心里。

“小鬼,我希望你活着。”

一阵莹蓝色的光闪过,少年不见了踪影,张良紧握着手中的长剑,眼中不见了迷茫。

木门被人破开,另一个白发少年站在门外。

“卫庄兄。”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走?”

张良最后看了一眼自己的祖父,咬咬牙,冲出了房间。

凌虚,我会活着,因为,终有一天,我会让韩国重生。

【秦时明月.凌良】十题

2.执伞,不散

秋雨不大,细细绵绵的,却带着透骨的凉。
凌虚喜欢淋雨。他站在雨中,任凭雨滴落在他身上,晕湿了他的长袍,额间碎发湿哒哒的黏在脸上。雨滴顺着发丝滑过脸颊,落到青石板上,溅起一朵小小的水花。
一把油纸伞突然出现在他的头顶上方,替他挡住了纷纷而下的秋雨。凌虚瞥了一眼突然出现在他身边的小团子。小团子踮起脚尖,努力地把伞举高。他看上去很累,但还是倔强地不肯把手放下。
这个小鬼……
若是换作其他人,凌虚断然是不会理会他的,然而看着这个孩子纯真的眼神,他竟狠不下心来。
真是败给你了。
凌虚轻叹,伸手将孩子抱了起来。
张良一手撑伞,一手掏出自己的手帕,细心的替凌虚擦去他脸上的雨水。
“大父说,淋雨是会生病的。”
“我不会生病。”
“为什么?”张良歪着头,问道。
“你的话太多了,小鬼。”凌虚并没有回答他,走进了长廊,把孩子放下,“先关心你自己吧,衣服都湿了。”
“那我陪你去把衣服换了吧?”张良眨眨眼睛。
“是我陪你去换衣服才对。”
凌虚的脸上浮现出少有的笑容,顺手揉了一把孩子软软的头发。

张良站在有间客栈的屋檐下,看着这瓢泼大雨叹息。桑海的夏天虽然少雨,可一旦下起来便是倾盆之势。这雨也来的突然,方才还是晴空万里,不过几个时辰的功夫,便是乌云蔽日,大雨如注。路上行人显然也未料到这雨势,或抱着头往家里跑,或寻找一处躲雨之所。
谢绝了庖丁要留他在客栈避雨的好意,张良冲进了茫茫大雨里。一来这雨若是不能在宵禁之前停,那他就必须得留在有间客栈过夜,小圣贤庄那里就无人照应;二来嘛……
张良勾勾唇角。自家剑灵要是见自己这么晚还不回去,指不准要怎么折腾太阿和含光呢,为了能让他自己和另外两位的耳根子能落个清静,淋点雨也不算什么。
忽而一抹白从张良面前闪过,接着一把油纸伞就这么停在了他的头上。
“你来了?”
“……”
凌虚没有理他,只是赌气的把头偏到一边。
“怎么,莫不是怪我回去晚了?”
“……张子房!这么大的雨你不知道找个地方避一避!要是得病了怎么办?是不是我不来你就打算这么回小圣贤庄?”
张良盯着凌虚看了许久,随后把目光落到了远方。雨幕之下,远方群山看不真切。被雨打湿了羽翼的鸟儿寻到了一颗可以避雨的大树,等待天晴之后,继续踏上它的旅途。
“你不是来了么。”张良弯起眉眼,“我知道你会来。”
“别说的那么肯定,下次再有这种情况,我肯定不会来了。”
“你不会。”
“你知不知道你有的时候挺讨厌的,不戳破别人心思你浑身不舒服是不是。”凌虚剜了他一眼。
“真是抱歉,良在这里给凌虚先生赔罪了,还望先生大人不计小人过,莫要和良计较。”张良朝他作了一揖,脸上笑意却未减一分。
“噗,好啦,谁吃你这套。”话虽这么说,可原本还生着气的凌虚,听了张良这一番话后,怒气也散了,“走吧,若是回去晚了,你那掌门师兄可又要讲一堆长篇大论出来了。”
“好。”张良应着,和凌虚并肩走上了山间小路。

又是一场秋雨。
现在凌虚身边没有那个新郑的小团子,没有那个意气风发的儒家三当家,也没有那个成熟稳重的留候。
只有他自己,和一块碑。
“小鬼,又下雨了。”
凌虚打着伞,却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了那块碑。
“今天我看见含光了,他的新主人看上去不错,虽不及你二师兄,倒也算是个谦谦君子。”
“他要和他的主人一起远游,可能以后都不会来了吧。”
“我要留在这里。小鬼,你记得吗,当年在新郑,我就是这么向你承诺的。”
凌虚蹲下身来轻轻摩挲着墓碑上的字。
“我说,哪怕天涯海角,也必会生死相随。”
“凌虚……”
秋风吹过,卷落了枝上枯叶。恍惚之间,凌虚似乎听见了一声叹息,有人在唤他的名。

小虐怡情_(:з▓

【秦时明月.凌良】十题

1.相识
那一年,新郑下起了雪。
彼时的张良还是个小团子,长得水灵灵的惹人疼爱。张开地生怕宝贝孙子这小身子骨受不了这寒气,用衣服把他里三层外三层给裹了个严严实实,硬生生把他裹成了个粽子。现在这样臃肿的身形让小粽子……啊不,小张良觉得十分不习惯,连走个路都十分吃力,可他依旧迈着蹒跚的步子来到自家后院,毕竟小孩子很难抵抗冰雪精灵的魅力。
后院已铺上了一层银毯,张良从毯子上走过,留下了两行小小的脚印。在庭中的桃花树下,他看到了一名白衣少年。
少年正抬头看着桃树枝头,在张良这个角度,只能看见他的侧颜。但仅仅是侧颜,也足以让人惊叹。令人讶异的是,少年看上去年纪轻轻,却生了一头白发。
可以肯定的是,张良不认识他,但张良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他。
“良儿,你在这里做甚?”
“祖父。”张良拽着老人的衣袖,指向少年所在的方向,“那里有人……”
“人?”张开地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桃树下空无一人,只有纷纷扬扬落下的雪花。
张良“咦”了一声,揉揉自己的眼睛,他刚才确实是看到了,不过是一个转头的功夫,少年竟然消失了。张良有些委屈的说:“刚才……明明在这里的。”
“良儿,你可还记得那人的模样?”
“嗯……我记得他有一头白发。”
“白发?”张开地忽然想到了什么,低头看了一眼雪地,果然只有他和张良的脚印,他又走到那棵桃树下,一路上都没有发现其他人的脚印,就连桃树下都是一片平整,没有人踩过的痕迹。
通往后院的路只有这一条,那人是怎么不留下任何脚印来到这里,又是怎么突然消失的呢?
对于人来说似乎很难做到,如果对方不是人呢?
张开地突然想到了什么。
“良儿,你回房去吧,外面寒气重,莫要染了伤寒。”
“……好。”虽说有些不太情愿,可张良还是不能忤逆了祖父,只能乖乖的回房去了。看着张良消失在自己的视野里,才转身离去。
张开地来到了一个房间。
房间里的摆设十分简单,却布置的很精巧。案上的香炉飘出袅袅香烟,房间里充满了淡淡的幽香。香炉边摆着一个木盒,木盒上雕刻着几朵兰花,花朵栩栩如生,连花叶的脉络都看的清清楚楚,竟给人一种这花本就是长在盒上的错觉,不得不感叹工匠手艺之精湛。木盒里铺上了几层丝绸,上面摆着一把秀颀的长剑,虽为凶器,却让人感觉不到任何杀戮之气。这正是张家世代相传的名剑凌虚。
张开地拿起凌虚,试图把剑拔出鞘,却是徒劳。他叹了口气,摇摇头,把凌虚又放了回去。
祖上有言:万物有灵。张开地记得祖上留下的书中曾提到过凌虚剑灵,白发胜雪,白衣翩跹,逸世出尘,惊为天人。祖上还说,只有有缘之人,才能使用凌虚;无缘之人,即便使出浑身解数,也无法将其拔出剑鞘。
也许,张良就是这个有缘人吧。
张开地这么想着,从房间里退了出去。

多年之后,张良已从那个小团子长成了一个翩翩公子,成为了意气风发的儒家三当家。张良看着自己面前丝毫不注意自己吃相的凌虚,和他说起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不过我很好奇,那个时候你在看什么呢?”
凌虚嘴里塞满了糕点,发出“唔唔”的声音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张良也不在意,给他递过去一杯水,笑道:“都是留给你的,慢点吃,别急。”
对于张良而言,像这样能和凌虚在一起,便已经很满足了。
凌虚不会告诉张良,那日,他看见张良从门口路过,猜到他要去后院,便去那里等他,闲着无聊才看着桃树发呆。凌虚第一次看见张良时,就觉得这孩子非比寻常,他想试一下,看看这个孩子是否是他要等的人,只是张开地的出现很突然,他只能暂且把这个念头搁置。
不过事实证明,他的眼光还是很不错的。

ps:纯属脑洞,历史无关。
pss:如果有语法错误或字词引用不当欢迎指出 毕竟我语文老师死的早orz

【党拟/红蓝】五十题

先码着以后慢慢写(´・ω・`)
为了不让自己饿死只能自己产粮了虽然文笔渣哭(´・ω・`)
后十几题偏日常向,以后可能略微有改动。
如有不足还请指出,俺一定改(´・ω・`)
顺便嚎一句:有同好吗!!!求!同!好!明明蓝红那么多人红蓝为什么人那么少(´・ω・`)
——————————
1.初见面时便心存芥蒂

2.黄埔的天

3.同一间宿舍

4.窥见你的睡颜

5.日常调戏

6.打闹

7.出征北伐

8.噩梦

9.“你还有我。”

10.无法避免的背叛

11.血色的天空

12.对准你的枪口

13.逃与追,两万五千里

14.外敌来犯

15.十二.十二

16.精诚团结,共同抗日

17.远隔千里,仍惦念着你

18.“长高了。”

19.猜忌

20.胜利的黎明

21.暗流涌动

22.撕毁协定

23.战火又起

24.节节溃败

25.不甘心输给你

26.“你输了。”
     “我没有。”

27.黯淡的青天白日

28.总统府上空的镰刀锤子

29.死亡边缘

30.背道而驰

31.便当做从未相见

32.炮火轰鸣

33.冷战

34.海峡对岸的歌声——
      “谁在叫阮的名,一声比一声痛。”

35.看着那个孩子总想到他

36.当归

37.跨越那道海峡,他们用了六十多年

38.“我做出退步,你应该知道是为什么。”

39.中山纪念堂

40.酒后真言

41.真心话大冒险

42.相拥而眠

43.对戒

44.缺席,承诺

45.年三十

46.花式秀恩爱

47.家

48.原谅

49.信仰不同如何相爱?

50.红与蓝,一花两果